1. <dl id="tkv5f"></dl>
    <dl id="tkv5f"></dl>
    <dl id="tkv5f"><ins id="tkv5f"></ins></dl>

    1. 2018-10-11 02:30 財經
      礦機圍城里的比特大陸
      核心觀點
      • 全球每10臺礦機挖比特幣,有7.4臺就來自于比特大陸。
      • 由此看來,比特大陸內部很可能將面臨新一輪的內部權力撕裂。
      • 相較于吳忌寒,詹克團則顯得謹慎小心,鮮少在公開場合發言。

        宋瑋/編輯

        全球每10臺礦機挖比特幣,有7.4臺就來自于比特大陸。

        無論在回報50倍、百倍的幣圈,還是在傳統的商業世界,比特大陸都是一個奇跡。詹克團與吳忌寒聯手創建的比特大陸,成立不足六年,即成為中國第二大、全球前十大無晶圓芯片設計公司(按收入計算)。招股書顯示,比特大陸2018年上半年營收高達28億美元(約196億元人民幣),凈利潤7.427億美元(約51億元人民幣)。投資人李笑來將吳忌寒稱為“區塊鏈行業中帶傷帶血的戰士”:“如果這個世界里有一個我可能打不過的對手,那就是吳忌寒”。

        然而,比特大陸的上市之路卻風波不斷。此前《深度財經》記者從多名投資人處獲得消息,比特大陸預計于今年8月底赴港提交招股說明書。但隨后其上市時間一再拖延,業界也一度傳出比特大陸停止IPO的謠言。盡管幾度拖延,比特大陸最終于9月26日交出一份財務數據樂觀的招股書,有望成為今年登陸港交所最大的高科技芯片股。這也是繼小米、美團之后,第三家在香港上市的同股不同權公司。

        招股書顯示,比特大陸至今已經營9代芯片和14代礦機,一年里獲得三筆融資,分別是2017年8月、2018年6月和2018年8月獲得5000萬美元、2.927億美元以及4.42億美元的A輪、B輪和B+輪融資,其每股價格已經比去年8月翻了10倍有余。樂觀之下,也有隱憂。目前營收高度依賴礦機銷售,2018年上半年,礦機銷售占到營收的94.5%,至今依然有價值8億美元的存貨。

        此時,正值上市的比特大陸過得尤為驚險。比特大陸曾經依靠技術優勢成就了它在比特幣挖礦領域的霸主地位,并開始向AI芯片領域進軍。但隨著加密貨幣大環境陷入熊市,支撐其營收的S9礦機售價從最高點大跌90%,它正在遭遇雙面夾擊:曾與芯片研發的肱股之臣楊作興決裂,競爭對手后發先至,礦機領域四面楚歌;曾經背負行業罵名成功分叉,又傾盡公司與個人財力扶植的比特幣現金面臨分裂。

        這家全球礦機市場壟斷第一的公司,在礦機上已經兩年沒有重大技術更新了。如若在礦機研發上持續落后,比特大陸很可能失去礦業霸主地位。

      比特大陸,比特幣,吳忌寒,人民幣,中本聰,抓金股

        9月21日,吳忌寒在全球礦業峰會上宣布,即將量產下一代7nmASIC芯片BM1391,該芯片將包含超過10億個晶體管,實驗測試中功耗效率低至42J/TH。2048資本創始合伙人郭春龍強調,此款芯片目前應該是實驗室數據,離量產還有距離:“如果量產的話,那就應該是放在機器里面實測的數據,一般叫墻上功耗”。

        目前比特大陸用來支撐市場的礦機仍然是發布于2016年6月的螞蟻S9。據面向投資人的融資材料顯示,2018年一季度,比特大陸總收入19.0億美元,其中97%均來自礦機銷售的收入。而在這部分收入中,S9型礦機占到了67%的比重。然而S9推出時間為2016年6月。從2016年到2018年,在加密貨幣行情最好的兩年時間里,比特大陸竟然沒有在比特幣(BTC)挖礦上繼續研發出一款新礦機。這在以半年至一年為一個迭代周期的加密貨幣礦業領域實屬罕見。

        “如果比特大陸還不推出新一代礦機,再過幾個月礦工陣營很大可能集體倒戈,現在礦工買S9基本沒有意義,賺不到錢,S9已經賣不掉了”。一家礦池創始人告訴《深度財經》記者。

      比特大陸,比特幣,吳忌寒,人民幣,中本聰,抓金股

        該礦池創始人算了一筆賬。目前在中國主流電費是0.4元/度,按9月19日的數據計算,螞蟻S9礦機日收益為21.3元,日電費成本為14.3元。挖礦收益中電費成本占比高達近70%,剩下約30%才是凈收益。“全網算力增長很快,只需要幾個月S9電費成本會從收益的70%變成100%,只能關機”。該礦池創始人說。

        S9價格大幅跳水,跌至最高點的十分之一都不到,這讓比特大陸的庫存貶值慘重。比特大陸擁有大量S9礦機庫存。比特大陸招股書顯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其因存貨減值帶來的損失高達近4億美元。

        有接近比特大陸的人士稱,比特大陸正在海外以成本價向大戶買家大量出清S9余貨。美國賓州UFA數幣礦場服務商Will告訴《深度財經》記者,S9最高曾炒到過6500美元(約合人民幣4.5萬元),現在只需200美元-300美元(約合1300元-2061元人民幣)就能買到。一開始S9只能買到期貨,需要等待三個月左右才能拿到現貨。2018年三四月開始幣價遇冷,S9逐漸可買到現貨,現在變成大量庫存囤積在倉庫里。而據一名比特大陸前核心員工告訴《深度財經》記者,S9的成本價格約在2500元-2700元人民幣,低于目前海外售價。

        郭春龍根據從晶圓生產廠、封裝廠、內部員工確認的信息等,結合已有數據與比特大陸礦機成本價格,估算比特大陸曾經有幾次流片失敗,損失約60億元人民幣:

        ·2017年四季度,比特大陸曾經向臺積電下單生產100萬臺礦機的BM138528nm晶片,用來生產新型號額礦機V9,這款芯片曾在2016年首批生產,停產一年多。但礦工們發現V9其實就是此前的S7,這批造價20多億元人民幣的100多萬臺礦機至今塵封在比特大陸倉庫,無人問津。

        ·2017年末是比特幣行情最好的時候,比特大陸為了趕行情,鋌而走險使用10億元人民幣采購沒有經過驗證的12nm芯片,流片失敗,最終以失敗告終。

        ·2018年初,比特大陸繼續豪賭10nm芯片,這些芯片足以收購100萬臺礦機。此一役,燒掉30億元人民幣。

        郭春龍告訴《深度財經》記者:“除非比特大陸能更換團隊,否則技術很難一飛沖天,7nm即使量產成功,也已經走到了芯片制程的最前沿,成本高出對手的16nm和10nm不少,性能可能在一個水平上”。

        與此同時,比特大陸的競爭對手們在礦機研發上屢有斬獲,讓這家公司陷入技術圍城。

        據第三方數據機構幣印的礦機收益參考顯示,若以比價0.4元每度計算,截至9月13日算力,目前挖比特幣價格最高的礦機是神馬M10,每日收益為31.58元。比特大陸生產的螞蟻S9系列最好的收入在第24名,每日收益僅為8.77元。

        在挖礦收入排行榜上,芯動A9礦機高居首位。其生產廠商為一家位于武漢名叫“芯動科技”的公司,但是這款礦機不挖比特幣,只挖另一種PoW貨幣ZCash,每日挖礦收入為169.31元。

      比特大陸,比特幣,吳忌寒,人民幣,中本聰,抓金股

        芯動科技技術副總裁RogerMao告訴《深度財經》記者:“在技術設計上,比特幣挖礦的算法最簡單,主要是如何去做底層的低壓設計,相比而言,其它后出現的幣種,在設計上為了防止ASIC芯片一方獨大,在技術上對運算要求低一些,內存要求高一些”。

        據行業人士介紹,和新一批崛起的競爭對手相比,螞蟻S9性能落后了約30%。

        衡量礦機的核心指標為單位算力功耗(W/T),即礦機的功耗/算力。W/T決定礦機收益效果,算力跟收益有關,功耗跟成本有關。在相同計算能力的情況之下,礦機的功耗越小,意味著礦機的性能越好,凈收益越大。

        業界普遍公認,新一代BTC礦機的單位算力功耗應該在70以下。目前市面上有兩款礦機達到這一指標——神馬礦機M10為66W/T,芯動礦機T2turbo+為69W/T。而比特大陸礦機S9功耗比最低為104W/T,比神馬礦機M10高出了37%,比芯動礦機T2高33%。

        除了神馬礦機和武漢芯動科技,比特大陸的另一主要競爭對手嘉楠耘智也在礦機創新迭代上不甘落后。2018年7月底,嘉楠耘智宣布推出阿瓦隆A9系列礦機,率先使用7nm制程芯片,算力躍升至30TH/s,單位算力功耗下降至57W/S。目前阿瓦隆A9系列礦機已經進入預售階段。

        “現在是16nm、10nm、7nm祖孫三代芯片同場競技”。上述礦池創始人告訴《深度財經》記者。礦機芯片制程越小,礦機功耗越低。神馬M10和螞蟻S9使用的是同一代技術16nm,芯動T2是下一代10nm,阿瓦隆A9則是最新一代7nm。

        “神馬M10用前一代技術做出了下一代的功耗效果,成本最低,鋪貨能力強,現在沒有人跟神馬搶16mn產能,因為別家做出來的功耗太高沒人買,7nm問題在于現在產能不足,相當于一個小孩子站在高臺階上,但用7nm后勁很足,10nm夾在兩個中間,都不可小視”。

      比特大陸,比特幣,吳忌寒,人民幣,中本聰,抓金股

        “我們的調研結果,目前在技術上有實力的主要是神馬與芯動兩家,芯動在行業積累產能方面更有實力,用的是三星的供應鏈,不受競爭對手鉗制;比特微成立的時間比較短,一旦站穩腳跟,想象空間大”。郭春龍告訴《深度財經》記者。

      比特大陸,比特幣,吳忌寒,人民幣,中本聰,抓金股

        “比特大陸需要馬上發布新一代礦機,只要客戶開始買別的機器了它就很危險”。一位礦池創始人說。

        礦工和礦池都在期盼比特大陸推出新一代礦機,但比特大陸的舉動卻讓它們感到困惑。2018年8月,比特大陸宣布推出一款全新礦機——螞蟻礦機S9Hydro。看到這款礦機的詳細參數后,礦工們的情緒從興奮變成了失望。這款所謂的“新品”礦機被認為不過是在過去的S9上加裝了水冷裝置。官方聲稱可以降低噪音,加快散熱,有利于降低礦場運營成本。同時降低了挖礦對專業礦場環境的要求,讓礦工在家中亦可挖礦。

        一名礦場主告訴《深度財經》記者,相比起直接降低功耗比的芯片迭代,這種用戶體驗創新對它們來說基本毫無意義。

        這讓不少人質疑比特大陸是否還持續保有進一步技術創新的能力。此前,比特大陸曾在芯片上領先市場。2013年8月比特大陸第一代芯片BM1380(S1礦機)流片,采用55nm工藝,2014年4月第二顆芯片BM1382(S3礦機)于流片,采用28nm工藝。這兩顆芯片都比競爭對手烤貓同時期的礦機芯片130nm和40nm的工藝高了一至兩代,功耗比大幅下降。比特大陸由此首戰告捷,取得礦機市場領先地位。

        直到2014年10月,比特大陸推出第三顆芯片BM1384(S5礦機)流片,在性能上與烤貓28nm的BE300礦機相比已經落后了。然而比特大陸最大的競爭對手烤貓突然神秘消失,礦機性能開始落后的比特大陸再度成為市場贏家。

        2015年6月,比特大陸BM1385芯片(S7礦機)流片。該芯片繼續采用和上一代芯片同樣的28nm工藝,但功耗和成本大幅降低近50%。神馬礦機創始人楊作興向《深度財經》記者表示,這是由于該芯片采用了一套新的設計方法學——全定制芯片設計方法學。楊作興之前曾在烤貓團隊以此方法設計芯片,在烤貓失蹤后他找到比特大陸創始人詹克團,將這套方法推薦給比特大陸。當時比特大陸已經有一套1385芯片設計方案,楊作興使用全定制方法學又設計了一套新的方案,最終比特大陸采用了楊作興提出的方案用于生產S7礦機。

        從2015年到2016年,楊作興在創業的同時,以兼職方式用全定制方法學負責比特大陸S7和S9礦機的芯片研發。憑借S7和S9礦機,比特大陸進一步占據了全球礦機壟斷第一的位置。其后楊作興曾想全職加入比特大陸,但因股份分配未談攏,雙方分道揚鑣。楊作興隨后創立了神馬礦機公司。

        就此《深度財經》記者向比特大陸求證,但比特大陸表示不予置評。

        “S7-S9礦機我的方法學留在比特大陸那了,但它們沒辦法繼續研發推進,螞蟻S9也是我做的,神馬M10也是我的,為什么M10比S9的性能可以提高一倍?因為這個方法學還能快速演進”。楊作興稱。

        比特大陸在2017年四季度做出了一個讓業界感到奇怪的舉動。彼時加密貨幣市場正處于牛市頂峰,礦機供不應求。比特大陸突然生產了約100萬臺號稱“新型號”的V9礦機。這批礦機采用的仍是28nm的BM1385芯片,業界認為實質上就是復活了2015年的S7礦機。礦工們發現了V9就是S7之后,基本沒人買單。據比特大陸前核心員工透露,這批V9至今還壓了大量存貨在倉庫里賣不出去,而這批V9造價高達20多億元人民幣。

        “比特大陸這么做是因為發現幣價太高,神馬M1、阿瓦隆7系都能賺錢,不讓它們好好賣”。該員工透露,比特大陸每年用來堵截競爭對手的資金花費頗大,早期整個礦機市場產能很少,其它公司只能挑比特大陸剩下的生產線,比特大陸會讓供應商將空閑的生產線停掉,照樣給錢,或者把電容等某種礦機必需零件買斷。“就像做手機買斷攝像頭,只花1%的錢就可以讓99%的產品賣不了”。

        神馬礦機創始人楊作興稱,比特大陸因為有更大的產能,屢次向供應商施壓不接收神馬礦機的訂單。“我們2017年出貨被耽誤了五個月,10月份才量產,耽誤了20萬臺”。

        專利訴訟也是比特大陸使用的競爭手段之一。2017年7月,比特大陸以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為由起訴深圳比特微公司。

        比特大陸申訴的專利叫做串聯供電,這項專利很多年前就被國外技術人員申請成功。2013年俄羅斯Bitfury公司的工程師瓦西里到深圳拜訪烤貓帶來了這項技術,烤貓在“棱鏡礦機”上首次使用了串聯供電。比特大陸的S5礦機也采用了這項技術,并提交了串聯供電專利。后深圳比特微公司使用了這一技術,被比特大陸起訴。2018年國家知識產權局審查決定,比特大陸專利無效。

        “熊市對比特大陸甚至是機會,它寧可不賺錢,要花錢把別的對手都打掉,它太大,沒有共贏的概念”。比特大陸前核心員工告訴《深度財經》記者。

        Roger告訴《深度財經》記者,在神馬礦機發布的兩天以前,S9礦機價格在這幾天里再一次下降到380美元。一種市場猜測的聲音是,神馬要發布新礦機,比特大陸降價出貨以占領市場。S9大降價帶來的后果是,比特幣的算力在熊市中大量增長,由于比特幣出塊量固定,所有人在相同的時間挖出總量既定的比特幣,比特幣的挖礦收益一路降低。

        算力下降,意味著很多小礦場甚至跑不過電價的成本價。曾有分析報告測算,6000美元是比特幣挖礦價格的生死線,一旦比特幣跌破此價,礦場將面臨著負收益和大量倒閉。

        “很多小礦場已經開不了機”。多位業內人士對《深度財經》記者表示。

        由于不同礦場的成本不同,挖礦收益也不盡相同。UFA數幣礦場服務商Will稱如果找到便宜的電,他認為比特幣即使跌到4000美元也依然可以跑贏電價。

        目前比特大陸仍然在市場上處于領先地位。S9量足夠大,運行成熟穩定,這個先發優勢讓它比新興的挑戰者更受諸多礦場和礦工的信任。“單算功率的話,已經有很多機器超過S9了,但有的時候不能光考慮功率,礦機的維修率、損耗率也很重要,機器一壞要花5%-10%的成本去維修它,那還不如找一個穩定的”。Will告訴《深度財經》記者。

        技術是能直接打破礦機市場平衡的力量。

        此前的S9礦機幾乎是所有礦場和礦工的標配,如果比特大陸7nm礦機芯片創新實現突破,完成量產,現在這一局面也許還能維持相當長時間。“這個市場競爭很殘酷,技術上如果革新,往往會一下把市場格局完全顛覆”。Will說。

        比特大陸到底是一家礦機公司還是一家區塊鏈公司,在比特大陸投入25億美元購買比特幣現金后,這個答案正在發生微妙的改變。

        招股書顯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比特大陸加密貨幣結余為8.869億美元,占資產總值的28%。盡管該公司何時大批囤積比特幣現金時間點尚未披露,如今比特幣現金價格較高點已經跌去80%。

        比特幣現金(BitcoinCash,貨幣符號為BCH)是比特幣因為擴容問題進行的硬分叉。去年8月1日,一種依托于比特幣主鏈的新貨幣比特幣現金在比特大陸的支持下誕生,比特幣王國從此分裂為比特幣與比特幣現金。此后,各開發團隊開啟了對比特幣分叉之路。

        比特大陸可謂重倉比特幣現金。IDG資本曾在投資報告寫道:“比特大陸將公司現金的15億美元全部換為BCH,且公司主要利潤都在不斷買入BCH,兩位創始人價值10億美元的BTC也全部換為BCH”。一季度資料顯示,比特大陸擁有超過100萬的BCH。根據Coin.dance9月25日數據,比特幣現金占加密貨幣體系的3.74%的市值,市值位列加密貨幣體系第四名。

        “BCH類似于比特大陸的Token化,是維系未來比特大陸礦機生態發展的關鍵”。這份報告中指出。曾經,IDG投資了區塊鏈公司Ripple,選擇投資股權而非代幣,曾有人玩笑稱不持有代幣至少給IDG降低了數十億美元級的損失。

        在這家公司即將IPO之際,去年同一時間比特幣分叉的故事正在比特幣現金的社區重演。一旦分裂,無論結果如何,比特幣現金社區將遭到重創。

        中本聰創建比特幣的時候,1M的區塊大小成為現在交易確認時間長,等待手續費高的核心掣肘,擴容是比特幣內部最亟待解決的問題,大小區塊派為此爭論不休。

        在三年的辯論無果、紐約協議之后,吳忌寒分裂出比特幣現金(BCH),《深度財經》曾經詳細報道了比特幣分叉以及比特幣現金的誕生,這是一場比特幣內部團體理念與利益的對決。比特幣現金希望通過大區塊的擴容方式,降低手續費,真正解決支付問題。

        誕生于2017年8月1日的比特幣現金,在它的一歲生日之后,再度面臨與比特幣擴容時同樣面臨的問題。由于技術理念與理想的不同,比特幣現金社區在8月30日的曼谷大會之后,正在分裂成兩大陣營:以吳忌寒支持的BitCoinABC開發團隊,和以克雷格·萊特(CraigWright)支持的nChain團隊。

        克雷格·萊特,nChain首席科學家,他曾經公開發聲自稱“中本聰”,并使用早期的郵件記錄與加密簽名自證身份,接替中本聰主導開發事務的加文·安德森(GavinAndresen)還曾為他出面證明。但由于他提供的證據在技術與密碼學方面站不住腳,很快被密碼專家推翻。行業中不滿他謊報中本聰的人,稱他為“假中本聰”(FakeSatoshi)或者是“澳洲中本聰”,但憑借著他在早年與比特幣結緣,行業中頗具影響力。

        “BCH的發展道路很明確,我們選擇繼續擴容,如果BitcoinABC不跟隨我們,我們會讓它滅亡,沒有分叉”。萊特在他的推特上寫道。比特幣現金誕生之初,他還曾經公開力挺比特大陸,并表示自己的礦池將支持比特幣現金。如今,昔日的戰友正在因為新的技術方向反目。

        以萊特代表的nChain則希望將區塊大小擴大到128MB,并希望以中本聰的名義恢復比特幣協議原始設計。此外,nChain還爭取到了BCH業內最大的礦池Coingeek的支持。這一計劃發布半個月后,8月30日,吳忌寒支持的BitcoinABC團隊將于11月15日實施的版本升級中提出兩項修改:采用標準交易順序與啟用新的OP代碼,并希望維持當下32MB的區塊。

        除了技術設計路線的不同,雙方在理念上也有著根本的不同:萊特本人一直自稱中本聰,并且連nChain的開發團隊也稱作BitcoinSV,SV意為SatoshiVision,直譯為中本聰的愿景。他多次表達要把比特幣現金設計成中本聰最初設計比特幣的模樣。

        而吳忌寒曾對《深度財經》記者表示:“比特幣現金有自己獨立的路線,對以后的前景和未來發展,有不同于比特幣的理解,在比特幣分叉之前,跟比特幣有一段歷史淵源,但是分叉之后就是自己的獨立社區,僅此而已”。

        Coingeek的支持讓萊特對比特幣現金的戰爭如虎添翼。Coingeek實際控制者為卡爾文·艾爾(CalvinAyre),他曾經依靠在線賭博公司Bodog成為美國的億萬富翁,在拉斯維加斯組織體育博彩會議,吸引了美國體育業明星和賭博業的高管。2006-2007年度,他連續登上福布斯億萬富翁排行榜。2017年8月,艾爾收購新聞網站Coingeek,并將它變成了比特幣現金最大的礦池。艾爾與萊特關系密切,萊特曾自稱艾爾是他業務運營的一部分。

        這兩人都曾因為不同原因面臨法律訴訟:艾爾因為賭博業務曾被美國政府起訴;萊特也因為早期涉嫌侵吞比特幣,被卷入法律訴訟中。比特幣現金的分裂,也成為比特大陸上市負面輿論的狙擊中心——“比特大陸終止IPO準備重組”等負面消息,正是艾爾的推特發出。

        9月25日,在今年比特幣現金進入爭論之時,Coingeek已經掌握了比特幣現金34.72%的算力,加上萊特BMG礦池17.36%的算力,此時萊特掌控的總體算力52.08%,超過51%。這意味著,他的算力已經可以“摧毀”吳忌寒支持的BitcoinABC計劃。而這一周BMG與Coingeek加起來控制的平均算力為42.1%,短短時間里,算力上漲近10%。

        招股書顯示截至2018年8月31日,比特大陸旗下的蟻池、BTC.com過去12個月掌握著比特幣37.1%的算力,這些算力相當于比特幣現金當前算力數倍之余。即使萊特派強行分裂出新的比特幣現金,如果比特大陸舉公司之力圍剿,最終會鬧得兩敗俱傷。

      比特大陸,比特幣,吳忌寒,人民幣,中本聰,抓金股

      比特大陸,比特幣,吳忌寒,人民幣,中本聰,抓金股

        上市進程在即,比特幣還未走出熊市,曾經的印鈔機S9礦機價格下跌90%以上,比特幣現金價格距離高點大幅縮水,比特大陸既要根據幣種收益決定算力分配,同時也要維護比特幣現金。

        除了萊特之外,昔日與吳忌寒惺惺相惜的RogerVer不得不陷入未來戰爭的站隊中。他與吳忌寒一個在中國,一個在日本,都率先翻譯了中本聰的白皮書。此前,在《深度財經》記者采訪RogerVer問到他為何想要建立礦池時,他希望能夠對分叉有更多的話語權。關于比特幣現金的分叉路線時,他曾經堅定地希望比特幣現金能夠取代比特幣,這與吳忌寒希望雙方都能獨立發展的理念明顯不同。在即將到來的分裂上,RogerVer明顯與萊特理念更相近。

        對于大多數中小礦池而言,更多礦池不得不徘徊在獨立還是站隊的問題中。

        在硅谷,更多投資人則表達出對比特幣現金的不滿:“比特幣的核心是去中心化,比特幣現金從誕生起就帶有壟斷的色彩”。一位最終放棄投資比特大陸的投資者說:“除了技術之外,比特大陸購買大量的比特幣現金也是讓投資者不安的因素”。

        比特幣的世界里,開發者、礦工、價格如同一個三足鼎立的結構。“他反對萊特的所有理由,都可以用來反對他當初做比特幣現金”。BTG創始人廖翔告訴《深度財經》記者。在這個輪回里,尤為諷刺的是,曾經以算力優勢對比特幣強行分叉的比特大陸,卻在自己重倉的賭局中可能反被攻擊。

        在比特幣的世界,很多人只聽過吳忌寒,卻不知這家明星公司真正的大老板是詹克團。

        比特大陸招股書顯示,公司重組完成后詹克團為比特大陸最大股東,占股36%,吳忌寒為第二大股東,占股20.25%,但并未公布此股份架構的準確時間。

        比特大陸采用雙CEO架構,這種架構讓公司的權力和路線產生了矛盾。

        比特大陸創建于2013年,這家公司的實際創建者是詹克團。對礦機而言,最核心的部件是芯片;于芯片而言,功耗比成為衡量一款礦機優劣的關鍵指標。因為對于挖礦者而言,主要成本來源于礦機與電價,后者幾乎由功耗比決定。詹克團負責比特大陸的技術與研發,吳忌寒則負責比特大陸的資本、市場與銷售。原本是一個主內一個主外的絕佳搭檔,但由于二人的權力沖突和理念分歧導致比特大陸內部權力正在撕裂。

        一位投資人透露:“從2013年開始,詹克團每做一款芯片就多拿一些股份,雙方在理念、理想、做事風格上都不一樣”。如果一家公司一直在高速成長,發展速度會掩蓋很多問題。但自從2016年以來,比特大陸也沒有新的芯片產品出爐,權力斗爭與技術困境會讓比特大陸發展失速。

      比特大陸,比特幣,吳忌寒,人民幣,中本聰,抓金股

        在比特大陸內部,權力斗爭屬于忌諱話題。據一名前員工稱,有一年詹克團在年會上大發脾氣,警告眾人:“我再進到公司聽誰說兩個老板要站隊,請你離開這個公司”!然而,權力斗爭卻始終縈繞在這家公司的各個方面。多名比特大陸前員工告訴《深度財經》記者,公司的許多崗位都存在站隊競爭。

        某種程度上,詹克團和吳忌寒有些相似之處。詹克團出身自福建農村,吳忌寒也來自農村,中學時上體育課腳指頭都從鞋的破洞里露出來。在一張泛黃舊照中,少年吳忌寒開著閃光燈對著鏡子自拍,背后貼著兩張鄉鎮大排檔常見的塑料海報。二人均在大學時期開啟人生逆襲,詹克團研究生考入中國科學院微電子研究所,吳忌寒則進入北大攻讀經濟學和心理學。

        據員工表示,二人的脾氣都不太好,不太注重別人的感受。詹克團性格比較急躁,對工作細節要求更苛刻。曾經有近一年時間,詹克團因為工作的事情著急,嗓子一直都是啞的。

        然而比起相似部分,二人的行事風格更多是巨大的差異。吳忌寒對外張揚霸道,以敢說著稱。一次比特幣行業會議中,由于不滿臺上發言者將BCH稱作BCash(有輕蔑之意),吳忌寒在臺下搶過話筒直接回懟:“BitcoincashisnotBcashok”?此片段后被人做成視頻,在幣圈中流傳頗廣。

        吳忌寒至今將一條2017年11月10日的推文放上置頂,他寫道:“比特幣現金的社區需要學習一個教訓:對待其它競爭的貨幣,我們需要從它們那里學習,讓比特幣現金更好,不要玩仇恨,不要希望與其它幣種病態競爭”。他正在學習改變自己與對手的相處方式。

        相較于吳忌寒,詹克團則顯得謹慎小心,鮮少在公開場合發言。多名比特大陸前員工表示,在公司內部詹克團有更強的控制欲,比特大陸的財務權掌握在詹克團手里,有些時候吳忌寒想要花錢,但沒有跟詹克團達成一致只好作罷。

        楊作興稱自己跟比特大陸談判股份時,一共談了五輪。詹克團只肯給楊作興0.5%的股份,而且還是按100億美元的估值計算。楊作興認為和自己的貢獻相比股份給得太少,而且按100億美元估值太高了,打算離開。吳忌寒連夜留住楊作興,讓秘書跟他談,最后談到給2%的股份,但詹克團不同意。吳忌寒又打算投資楊作興的創業,希望兩家繼續保持好的合作關系,但是詹克團仍然不同意。談判破裂后,楊作興在2016年6月正式和比特大陸“分手”,自己創辦了神馬礦機。

        吳忌寒和詹克團對比特大陸的未來路徑選擇也發生了分歧。金融出身的吳忌寒力挺BCH,技術出身的詹克團則將未來押注在AI芯片上。據多名比特大陸前員工透露,盡管二人在表面上對BCH和AI都表示支持,實際對對方選擇的方向態度有所保留。

      比特大陸,比特幣,吳忌寒,人民幣,中本聰,抓金股

        詹克團是技術出身,做技術的人普遍都知道在比特幣擴容上大區塊沒有小區塊有技術優勢。而金融出身的吳忌寒則認為,基于大區塊的BCH能讓交易手續費降至足夠低,如此一來區塊鏈上的交易數量才會足夠多,整個加密貨幣網絡才是可持續的。

        另一方面,吳忌寒跟詹克團在做AI芯片上也存在爭論。有前員工表示,吳忌寒一派的觀點認為詹克團“搞AI覺得自己無所不能”,而詹克團一派則覺得發展AI是理想,并認為另一些人沒有理想。一名比特大陸前員工告訴《深度財經》記者,自從比特大陸開始發展AI戰略以來,招聘來的優秀工程師基本都放在了AI芯片上,而新一代礦機研發則遲遲沒有革命性創新,并稱吳忌寒對最近一年比特大陸的礦機芯片研發非常不滿。

        由此看來,比特大陸內部很可能將面臨新一輪的內部權力撕裂。

        比特大陸的招股書,使用了43頁詳細披露未來公司可能面臨的風險,包括加密貨幣價格、信心、政策、供應商,甚至是關稅與匯率。比特幣的世界瞬息萬變,關鍵取決于比特幣的價格。若比特幣繼續跌破挖礦價,所有人都將面臨艱難時光。一代梟雄比特大陸,還有漫長的路要走。

        本文首刊于2018年10月1日出版的《深度財經》雜志)

      香港马会067开奖号码

      1. <dl id="tkv5f"></dl>
        <dl id="tkv5f"></dl>
        <dl id="tkv5f"><ins id="tkv5f"></ins></dl>

          1. <dl id="tkv5f"></dl>
            <dl id="tkv5f"></dl>
            <dl id="tkv5f"><ins id="tkv5f"></ins></dl>